本报记者杨媛媛

  安顺一老人骨折后,其家属将他送往安顺一家医院住院治疗。治疗期间老?#36865;?#28982;感觉头疼,家属要求医院检查治疗,院方却没有。家属就将老人接回家中,但于当天死亡。为此,老人的妻子以及3个儿子认为医院在给老人治疗中存在过错,应该承担责任,故将医院告上法庭。近日,经安顺市西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判处该家医院赔偿老人的家属71931.25元。

  老人骨折住院出院 当天?#27492;?#20110;家中

  2017年5月27日,石某因“外伤致左髋骨病痛,伴活动受限3小时+”到安顺一家医院进行治疗,经该院诊断为:左股骨?#33268;?#38388;骨折。

  入院第13天,石某开始感觉头疼,其家属要求检查原因,但院方没有尽责检查治疗。

  石某家属称,从院方病历临时属单看到2017年6月8日头痛粉5包,1包/次。由此可以看出院方已知晓石某的不适,但没有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或告诉家属转院治疗。

  2017年6月16日,石某突发不适,神志不清,面色苍?#20303;?#23545;光反应迟钝。其家属将石某接回家中,同日,石某死亡。

  石某的家属认为,石某的死亡,医院有不可推脱责任。

  为此,石某的3个儿子及其妻子将该医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701937元(?#28210;校?#20007;葬费26937元、死亡赔偿金600000元、亲属办理丧葬事宜产生的误工费18000元、交通费5000元,精神损失费5000元,鉴定费2000元)。

  院方回复:不属于医疗事故拒赔偿

  2017年10月10日,经安顺市西秀区卫生?#22270;?#21010;生育?#27835;?#25176;,安顺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办对石某病例是否属于医疗事故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本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

  因此,该医院的辩护人表示,该起事故经鉴定不属于医疗事故。石某骨折进入医院进行治疗,院方按?#23637;?#33539;为石某做牵引和石膏固定治疗,该治疗方式不可能导致石某死亡。由此可以肯定石某的死亡与医院无关。

  另外,石某家属诉请的各项损失费用计算过高,死亡赔偿只能按照农业户口计算,但石某家属是按城镇户口计算的。亲属办理的丧葬产生误工费无任何法律依据。交通费只能以?#26412;?#20026;准,精神损害抚慰金已含在死亡赔偿金内,由于鉴定结论不属于医疗事故,故不应赔付。

  法院:医院有过错,赔偿71931元

  法院审理中,石某家属向法院提交鉴定申请书,申请对医院医疗过错参与度进行鉴定。经鉴定,因无尸体解?#24335;?#26524;、分析石某直接死亡因为脑血管意外可能?#28304;螅底?#36523;疾病所致。?#36865;猓?#21307;院在石某的诊疗活动中存在过错,与石某死亡有间接因果关?#25285;?#24182;建议过错参与度为20%-30%。

  为此,法院审理后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有过错?#27169;?#30001;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故根据现有证据及本案?#23548;是?#20917;,依法确定医院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比例为25%。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医院应当以287725元(?#28210;?#27515;亡赔偿金232640元、丧葬费26937元、处理丧葬事宜误工费3348元、交通费500元、鉴定费43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为基数按25%的比例赔偿石某家属人民币71931.25元。